宜山玉

放一放个人脑洞,和基友的脑洞

【叶蓝】当归

古代架空言情23333 小短篇 前两天突然的脑洞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嫂子!”

蓝河从账本中抬起头,包荣兴正从外院进来,后面跟着的罗辑一边喊着“大庭广众的,你别瞎喊!”一边追着包荣兴进门。

一箱箱货物从马车上搬下来,工人们忙个不停。蓝河刚才正在清查账本,看得入神,兴欣的货物不知什么时候到了,他连忙站起身,迎接包荣兴和罗辑。

包荣兴是个急性子,蓝河还没走到门口,他就已经冲了进来,嘴上不停喊着,“嫂子,老大叫我带信来啦!”

蓝河听了包荣兴的称呼有点脸红,不过在叶修厚脸皮的带领下,已经如何学会掩饰了,他故作镇定的咳了一声,说道,“包子,罗辑,辛苦你们了。”

“送货是小事情,交给我就放心啦!”包荣兴拍拍胸口说道,“对了,嫂子,老大给你来信了,信交给你,我和小弟才算完成任务!”包荣兴说着,从随身携带的包裹里摸出一个盒子,不由分说的塞给蓝河。罗辑正好追到门口,因为体力有些差,正扶着门框喘气。还没来得及和蓝河说上一句话,又被包荣兴拉着跑回门口,说是要出门吃顿糖醋鱼。

蓝河捧着盒子,嘴上挂着笑。

叶修从来不写信,以前要写什么都是苏沐橙代笔,蓝河曾经笑他,是不是字写的太丑了。叶修听了,就作弄他,两人动手动脚,不过吃亏的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蓝河,他和叶修挠着挠着,最后晕晕乎乎地亲在一起。

可是现在,叶修给他来信了,蓝河右手轻轻抚摸着盒子上的云纹和苍松,雕刻得细致又典雅,看起来挺贵重的,包装的很用心,是苏姑娘教他这样做的?也不知道写了些什么害臊的内容,盒子用的是构造颇为复杂的玲珑锁,能解开的人世间可没几个。蓝河看看天,还早着,可是他没心情去检查账本了,他迫不及待的回到桌前,照着叶修以前交给他的法子打开了锁。

才一打开盒子,蓝河的笑容凝固在脸上,盒子里没有可没有什么信,只有一棵干枯的植物根系安安份份的躺在里面,周边圈着一圈黑色的绸布,蓝河拿起来一看,是上好的苏绣,和盒子一样,上面绣着的,是一些云纹和苍松的图样。叶修包裹得很好,干枯的根须因为失水微微蜷缩,根系紧密的靠在一起,带着点阳光晒干的温暖。

蓝河不懂医理,自然不晓得这是什么,只知道大概是什么药材,看起来不太像人参,他闻着就觉得嘴里发苦。蓝河把盒子里里外外翻了一遍,没找到什么信件,他看着药材,心想莫不是叶修受了伤,差人给他讨药。不过才想到这里,叶修略带痞气的笑容就浮现在脑海里,若是他受了伤,包荣兴他们应该不会这么悠闲,而且他一身盖世武功,要受伤,估计得下辈子吧。蓝河想着想着以为叶修又给他出了个什么难题,心里转了山路十八弯,就着叶修的脾气,差点以为叶修是想他想得心里苦,所以才给他送了药材。

“噗”

蓝河想到这里,自己都笑出了声,他摇摇头,出了院子去找笔言飞。

笔言飞正在整理药材,远远看着,嘴巴不断开合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,身旁有个小孩端坐在小凳子上,摇着蒲扇,仔细照看着身前的药锅。

“玉泉主丸治养阴生津,止渴除烦,益气中和。你说说都用了药材?”

“地黄、甘草、麦冬、五味子、嗯......葛根?”

“还有呢?”

“额……不记得了……”

“嘿,你这孩子,我上次教你背,你是不是又卖呆了?”

“师父,那么一大本,我一个小孩子怎么记得住嘛!”

“小孩子怎么了,想当年我……”

又在斗嘴,蓝河看着就想发笑。

小孩正扁着嘴,受笔言飞口头教训,一抬头看到蓝河,高兴地喊,“少爷!”

“你别想指望蓝少爷救你,对了,你上次骗我,我还没找你算账呢!我告诉你,你今天背不出来,我就罚你抄一百遍!”

“咳咳,笔大夫…”

笔言飞闻声回头,“哦,老蓝,还真是你?”

笔言飞放下手中的药材,转身把炉子上的药锅抬下来,又赶小孩出去,“走吧走吧,这里不需要你了!”

小孩惊喜地放下蒲扇,眼睛闪着光,挂着大大的笑容对着蓝河说,“师父真好!”

“嘿,你师父在这呢,你对着谁说啊?”

小孩从善如流的转过身,对着笔言飞说,“师父我一会就回来!”说完就跑了,院门外,另一个扎着马尾的小孩从树丛下钻出来,看来等好一会了,两人手牵着手,不知跑去哪儿玩了。

笔言飞领着蓝河进屋坐下,“说吧,老蓝,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啊?”

“也没别的什么事,就是想问你这是什么。”蓝河说着,打开手中的盒子。

笔言飞正在倒茶,瞟了一眼,说,“当归啊。”

“当归?”

“是啊。”笔言飞坐下,舒舒服服的啜了一口茶。

蓝河的脸变得通红,他知道叶修想他了。蓝河家业大,也要人看管,他这次东行检查各商行的情况,已离家快两个月了。叶修不问他怎么还不回来,只是算着日子,隐晦地说,你该回来了。

“老笔,收拾,这两天回苏州!”

“这么快?不是还有七八天吗?”

“要完事了,就这两天走吧,今天兴欣的货物到了,过两天我们回去,兴欣的同行,路上有他们保护。”

“兴欣的来了?哎呀,免费的劳力啊!成,我一会就收拾。”

“恩,那我继续看账本了,一会各位管事来对账,今天傍晚前应该可以做完。”

蓝河微红着脸,说完就回自己院子继续看账本。笔言飞看到他手中的盒子,扣眼上安的是玲珑锁。他缩在椅子上喝茶,惬意地哼着小曲儿,捧着杯子眯着眼,想了好一会,才突然想起来,哦,对了,玲珑锁,兴欣的叶修大神做的,别的地儿找不到。

嗯?

兴欣?

叶修的玲珑锁?

笔言飞噌的站起来,蓝河早就已经没影了。

“当归???合着我失去一个宝贵的教训徒弟的机会,就是来看老蓝你秀恩爱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笔言飞:”我不收拾,我不回去看你们秀恩爱!”

蓝河:“行,你先在这待着,想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吧,对了,房钱自己付,路费自己承担,来的路上没保镖。”

“......”


评论 ( 7 )
热度 ( 71 )

© 宜山玉 | Powered by LOFTER